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11.1】

Chapter 11.1(半页书签—涵以)

这通常不会是涵以惯有的做派:她并非那种情愿抢占先机的人。然而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毕竟在新的一年中,子晨位于春末的生日是远远早于涵以自己的隆冬的。正在摆弄手里叶片的涵以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心里却难免有所埋怨似的,絮絮抱怨子晨在已经过去的冬季里未有相赠的礼物。
叶脉书签,这其实是一种相当久远的赠礼方式了,如今我们更习惯购买一些礼物而不是自己亲手制作。但涵以固执的想要选择一种显得独特的方式送出这第一份礼物:就好像这会显得彼此之间未来的关系更加特别似的。最后选定的是常绿的一把枇杷叶,刷洗干净后带出住处,央一位友人借用酒精炉子,折腾了很久才得到几片完整些的叶脉,而染色时又淘汰了三五片剩下的。眼看谷雨将至,涵以最后也只能选了一张染成浅蓝的细细打了孔包装成书签。
很多人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准备礼物的时候虽然积极,真的要送出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涵以目前正是这样的状况:生日当天的早上送出去会不会显得过于热情,下课回来的晚间给她会不会显得不够重视。如果郑重其事装在盒子里,只是小小的书签是否显得小题大做;但刻意提起手制也显得自己太过热情了些——哪怕是此刻,涵以依然在介意去年冬天未曾收到生日礼物。
我们尽可以认为涵以在彼此的关系中瞻前顾后或是踟蹰不前,毕竟这与她本人的想法相差无几。但试探是涵以生活的本性,如果真的基于一段亲密关系的建立。尽量保持自己的原貌也是一种相宜的方式:这毕竟是在类似方面习惯于拒绝他人的涵以第一次试图接受甚至靠近一个人。
艳丽的红色盒子里安静的躺着带挂坠的披针型长叶子,附着在鲜叶上的革质与背面的绒毛被煮沸除去,淡黄色的十一二对叶脉清晰优美,浅淡的蓝色影影错错交织,正像是这个春末的涵以百转千回的心事。衬在底下的是短短的生日贺信,言辞柔软客气,全然不像是涵以如今惯常与子晨说话的态度。
踌躇很久还是在子晨生日这天出门之前,把小小的盒子偷偷放到了她的床边,锁门时依依不舍多看了两眼的涵以甚至连中午也没回去。昏昏欲睡的午间,涵以一个人坐在一堆睡着等一点专业课的同学们中间,偷偷把一条简短的消息删了又写,最后还是停留在一句简短的;“生日快乐呀。”
而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回复。将将下课的时候,对着书本不知多久的涵以,发现对面的消息刷新了,新教学楼的网络信号向来一般,一张图片刷新了快有一分钟:
果然是子晨,大约正站在阳台门边,莹润的手指间捏着披针形的蓝色叶脉书签,逆着光正影影绰绰的透过细碎的闪亮,叶脉上挂着的垂饰也跟着飘在一侧。
“回来吃蛋糕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