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10.2】

Chapter 10.2(落樱飞舞—子晨)

暖意已经渐渐丰盈了,这是仲春特有的温度和寒风交错的乐曲,正适合出游或野餐。往往是暮色四合的光景,三五成群的人们欢笑着离开狭小的办公室或整齐有序的校园,忙乱或快捷的生活往往给我们带来这样那样的生活压力——值得高兴的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还远没有到亲身体验着一切的年纪。而这时候如果能相约上三五好友出门踏青,实在是未来回忆起来,再美好不过的记忆了。
怀着或许是自己也不明朗的隐秘心事,子晨邀请了涵以——其实更恰当的称呼是,接受了涵以的邀请——如果接过坐在床上的涵以扔过来的抱枕并且答应她一起出门也能称为接受的话。
这个时候的她们,其实都不能很好的定义或决定彼此之间的关系,但请允许我说,这大概是所有亲密关系里最美好的一段时期了。谁又不是如此呢,这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深切的怀念初恋也原因当然也有在此的吧。我们太沉迷于一切还未解开谜底却又隐隐暗示的时期:希望到来之前的期待,往往远远大于希望成真之后带来的欢悦和满足。
此刻的子晨大约正在这样朦胧希望的时候,抱着希望如此,下一刻又放弃般宁愿不如此的矛盾心情,继续和涵以在同一个区域来来往往。也许是涵以的表现太过于自然,子晨反而有些忐忑不安了:这不是她常有的状态,也因为这样的状态时常感到忽然的焦虑.
如果我们也来描述一下,此刻正站在踩着飞舞的樱花落叶的涵以身后的子晨,此刻心绪的话。她大约也如所有面对这样情况的普通人一般考虑着一切:在友人与爱人之间,我们是否真有必要跨过那条时而模糊,时而泾渭分明的线呢?友情与爱情怎样才是最适合彼此的界限,如果存在两情相悦的爱意,我是否能确定对方所有的暗示不是我内心一个人排演的剧目呢?
可惜此刻,没有人能给子晨一个答案。而她心里正时时刻刻盘桓着的涵以,正满怀着暧昧时期女孩子独有的坏心眼,无理要求着子晨的决心。如果我们此刻就将她们当做恋人的话,这样的心绪也未尝不是两个人之间的一次甜蜜的游戏了吧。然而,这个游戏此刻正纷扰着年少的姑娘,犹豫着总也无法捉摸对方的心意,与此同时接受考验的还有自己的心意——正如着世间,每一个人第一次遇见无法确定的爱一样:辗转反侧,心绪漫漫。
早春的花叶已随着这日的急雨稍稍落了一些,碧蓝天空的一角也不知是谁的白色航线。我们因久远未知的命运相见,谁也无法揣测上帝的安排。如果我有幸遇见了一朵深爱的花,谁能告诉我,与她的缘分仅仅是尘缘此一季,还是有机会相伴一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