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9.2】

Chapter 9.2(鲜花满楼—子晨)

旧年的记忆里,子晨曾看过一部极好的系列电影,电影里有一位每次出现都翩然如玉的公子。这位眼盲的公子极爱养花,因而将居住的小楼养满了花,配上本家名姓,正可称为鲜花满楼。
窄小的寝室里当然是没有这样的条件的:先不说湿漉漉的环境不适合居住了,仅仅作为宿舍的小房间也实在没有太多空间安置花盆花架。眼看着春日将至,也许只能对坐在阳台上靠细数楼下的零星散落的五光十色打发时光,涵以许久前搬到阳台的小小一盆茉莉却慢慢冒出来白白的花尖。
子晨是不大懂花的,只知道很多观赏花的繁殖远不像普通植物那么简单,观叶观花,种种类目的培植方式也不尽相同。而茉莉可说是其中较为简单的一种了,许是因为幸运,这盆小小的花朵好在并非头年生的枝叶,即使稀稀疏疏的仍旧赶在春日生花绽放了。
涵以当然的非常高兴,等两人沐浴着未带凉意的春日阳光分享了花茶的二三事之后,她更是带来一小包旧年的玫瑰茶。滚烫的热水裹挟着艳丽的干花,浮沉在白色干净的圆茶杯里,子晨捧着热茶,眼光随着缓缓绽放的花瓣移动,突然感觉随着茶水旋转的花瓣像极了涵以新买的红裙。
这日的午后,子晨一个人握着茶杯空气里是馥郁着水汽的玫瑰香,楼下远远的是正往寝室走的涵以,身上正是那像花朵一般的红裙,子晨边喝手里的茶边想,如果也能像茶杯里的花茶这样握在手里,想必涵以也如玫瑰一样馥郁美丽吧。这时候, 真希望自己是一丛荆棘,环绕着玫瑰想必非常相称吧。
正是花朝节前后,这个南方的城市不知何时也开始流行起了传统。晚间竟有烟火辉煌,远远的,在校园楼顶,因距离看不真切。星星点点的场景何其相似,就如那部旧年的电影里,子晨以为最浪漫的场景,莫过于亮如白昼的元宵夜,站在相约的桥头,细细给瞎子数河灯了。然而子晨并不是那个急智潇洒,友遍天下的灵犀一指,好在涵以也不是那个生而眼盲,白壁微瑕的鲜花满楼。
这样的场景终于促使子晨将窝在被子里的涵以也叫起来,两个人裹着厚衣,手中握着热气袅袅的白瓷杯,就着浅淡的月光看格外遥远的烟火辉煌。而爱困的涵以眯着近视的眼睛揉着,朦朦胧胧的样子,真让子晨恍惚如梦了:
花茶也有醉人的么?
清晰又模糊的,也许是自己的声音吧:“这烟花真难数啊……
涵以,我来给你数好不好——
一,二,三,啊……这个是红色的……”
谁是谁的梦境,而我将以怎样的姿态遇见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