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9.1】

Chapter 9.1(桃李芬芳—涵以)

春季和暖的风吹来的时候,窗外门前的各色花朵也已经陆陆续续开了:花期漫长的是小湖边挤挤挨挨,嫩黄的野迎春;短暂的是楼前好不容易成活,艳丽的西府海棠;藏在绿叶里的是火红的月季,挤作一团的是雪白的梨花;躲在盆里的是矮小的扶桑,整片蔓延的是明媚的雏菊。涵以其实说不上多么喜爱花朵,但却十分钟爱花香。这个春天还没到来的时候,她就小心翼翼的搬进寝室一株茉莉,是南方常爱观赏的小花型,开放时花瓣裹得紧紧,香味却能跟着漫长的花期逸散许久。
而后好几个月前就来到寝室的花总算是要开了,刚来那时候小小的稀稀疏疏的几片叶子勉强凑成的绿色戳在清雅的白瓷盆上,实在看不出什么秀美芬芳。直到门外桃李竞相盛放,这一盆小小茉莉的花期也姗姗来迟:肥厚的绿叶丛里开始冒出泛白的骨朵,如晶莹的米粒一般诱人极了。幼年的涵以还曾做出摘下母亲种的所有茉莉花骨朵的事儿,嫩嫩的白色尖尖,掐在指尖渐次散发出清凉而鲜甜的独有香味,又是在这样明媚的春日里,这样的味道对涵以的吸引力一如既往。
这一日涵以正给花盆松土,子晨好奇的凑过来看见慢慢冒出的茉莉骨朵。正谈论着花期的时候,涵以想起旧日时光,随口问起子晨知不知道花茶,茉莉也可以做花茶的呢。到不是说子晨没有听过,但将花朵放入食物及饮品中,确实像是钟爱精美秀气餐点的人更爱做的事情。比起壮阔通透的北方,温软多情的南方是有更多人爱喝花茶的。将新鲜的花朵保存晒干,在冲水泡开,淡褐色的茶水里是浮浮沉沉的花瓣,就好像亲眼目睹了这一朵花再一次的盛开。玫瑰,百合,茉莉,是梦幻朦胧的春之记忆。香石竹,千日红,万寿菊,金钟梅,是风雨翩然的四季变换。
然而如果要以花朵作比,涵以更愿意将自己比作木槿。深深浅浅的,无论是独自还是一整片都不妨碍的那种名字与模样皆如人意的花朵,是她最为喜爱的。虽然我们都能感觉到,相当自我甚至会被误解作孤傲乖戾性格的涵以,也许从里到外和她自己喜爱的花没有一点相似,但她内心所喜爱的确实是如木槿一般的温柔坚持的人。有时候涵以也想,正如木槿漫长的花期一样,人如果能够永恒美丽下去,生活自然也更容易有尽如人意的事了。
如一样以花作比,这个屋子里的另一个人在涵以眼里,就更像是诗中常有的那种清雅的君子兰。子晨习惯而礼貌的不远不近,正是最舒适的接触距离,在人与人之间的靠近中,涵以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方式了。就如花与花的交流:我们的香气远远的伸手接触,暧昧的风指引着它们相融,而后的漫长季节,彼此以风或水,幸运地更加靠近,最终在一个格外明媚的日子,远远的相见,就是生命里的意外与缘分。
在这个美好的春日,茉莉盛开的时候,让涵以觉得缘分的,大概就是与自己喜爱的人和物,度过这漫长或短暂的一天又一天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