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8.2】

Chapter 8.2(萋萋芳草—子晨)

新学期的日子依然是差不多繁忙,实验室、教室、寝室和食堂,仅仅与前阵子不同的是子晨的体育课程,难得的排上了周四的网球课。而同样想学习的涵以因为课程时间排在周五,最后只能选了相对比较喜欢的舞蹈。
要子晨说,舞蹈其实很不错,运动伤害少和所需器材也简单,在子晨和课程同学对打的过程中,再次有人因为手臂酸痛当日请假之后,这样的想法就更明显了。涵以并不是个瘦弱的人,事实上她相当健康,健康的完全可以胜任网球的运动量。只是,在舞池里的涵以,更漂亮,像一只翻飞的燕子,翩翩地在别人怀里盛开。
冬去春来的季节,常常同行的一位男同学向子晨表达了爱慕。之所以记述这件事,当然不是因为子晨因此多了一位男友:事实上,子晨礼貌而又客气地拒绝了对方。春天也许真的是个适合恋爱的季节吧,而属于子晨的日子又将在什么时候到来呢?
那是一个带着凉意的冬末春初,涵以正拿着本书裹着棉衣抱着枕头歪在阳台的栏杆上看书,书的名字是涵以会喜欢的那种浪漫的幻想小说。子晨正晾着衣服的这会儿,转眼就发现涵以正撑着下巴看自己,不知联想到了怎样的场景,像做着梦一般恍惚着就与自己道别上课去了。
下午踏过行路上的细细春草的时候,也许是涵以常常提起自己五光十色的幻境与梦,子晨也仿佛透过手里的镜头,看见穿碎花洋裙的涵以,踩着欢宴的舞步在萋萋的芳草中飞翔的样子。即使这分明才是初春,而涵以本人正在上课。原本的我们,或者说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是没有可能共同做一个梦的:然而如果可以的话,现在的子晨,实在是很想知道,从来都奇思妙想的涵以,平常会做怎样的梦呢?其中也会有那么一个梦境,有子晨的身影么?
从来很少多想的子晨,也仿佛沉迷于这样恍惚的情景里了:如果有这样的梦,涵以在梦里是什么呢?沉睡的美人还是勇敢的公主?而自己是披荆斩棘的骑士还是吻醒公主的王子?
而天生一对的我们,在梦里有怎样的历险,是与路上相识的友人们一起交付信任,血战到底;还是路人为尘烟,终究只剩下彼此相依相伴;故事的最后我们或成功或失败,是仗剑天涯,同去同归,还是彼此相隔红尘万丈,相忘江湖?
没有想到,我也会这样期待,和另一个人有关的故事和历险。这是子晨过了这样久的时间,终于想明白的事情。这本该很久以前,也许是发现自己格外偏爱的视线时就要确认的事情,而一直以来,子晨没有想过有一天爱慕一个人或者答应一个人的爱慕。这让她感觉的晚了一些,但至少,此刻躺在床上的子晨,已经感觉到了,来自于另一个人的吸引,也许,还有未来可能发生的,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