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8.1】

Chapter 8.1(青青子衿—涵以)

这个回忆起来十分漫长的冬季终将要过去了。正收拾着厚厚的冬装外套的时候,涵以也发现了楼下的草坪已经有人开始整理:一冬天泛黄的草叶都被剪掉,盖上透明的塑料膜。不消一周,茂盛的带着春天独有颜色的嫩绿草芽就会全部冒出来。这是人工打理的天然草坪常常会使用的做法。天然草坪当然没有运动场上的人造塑料草丝好打理,但自然的景色更容易让人感受到转暖的气氛。
初春有些凉的微风吹过五楼阳台的时候,涵以正抱着个枕头歪坐在栏杆边的椅子上看书。每一日好像都很忙的子晨这一学期似乎空闲了起来,正滴答的在涵以身边晾晒着刚洗好的衣服。涵以看书看的晃眼,索性停下来枕着手臂看子晨:平日散下的黑发懒散的束起,眉眼无妆显得比往常淡漠。简单的家居服挽到肘腕,双手湿淋淋的沾着些水,几件洗好的春衫也就随之被挂在晾衣架上。
这个场景又一次让涵以有了幻觉:仿佛子晨洗的不仅仅是她自己的衣服一般——当子晨边挂衣服边自然地问涵以午餐吃什么的时候,这样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就好像,好像什么呢?
涵以的小脑袋里一直转着这个好像,直到在路口与涵以分别,去不同的教室上课;直到坐下来开始听鉴赏的教授讲《郑风》;直到教授开始边说边调侃坐在下面的学生们: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你们听的时候,思也“无邪”么?
下面一群往日矜持的少年男女们,也随着浅浅的笑开来,更有些双颊微红,躲到恋人背后的,正是青春的美好模样了。回转身的教授继续讲演他“思无邪”的《诗经》,涵以却沉浸在刚刚的情绪中无法回转,缓缓的是好像是经年传来的环佩叮当与邈远歌声。婉转的情诗是年少人一日不见的思念还是政治的抱负与诉求,青青的是你的衣领还是我想念的心?
脑海中的场景也渐渐随着思绪变了,是刚刚温热的朝阳里,打扮随意的室友,听到涵以呼唤时转身的样子:疑惑的双眼和微微抬高的下巴映衬着白皙的脖颈,怠懒环绕的红线下系着的是老旧温润的一块玉牌,隐没在宽松舒适的衣领里。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叮铃的下课铃声打断了涵以脑海中细致的描摹,若隐若现的乐声却不曾离开。午间回来的时候,涵以一直踏着脑海里歌者传来的诗经的鼓点,整个人都沉浸在快乐欢悦的情绪里。这样的涵以,反而让坐在对面吃午餐的子晨一下子摸不着头脑,菜单明明如往常一样不好不坏,今日难道是发生什么好事了?

Ps:青青子衿:即出自《诗经·郑风·子衿》篇。
       钱钟书《管锥篇》曾言:“《子衿》云:‘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子宁不来?’薄责己而厚望与人也。已开后世小说言情心理描绘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