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7.2】

Chapter 7.2(冬日趣事—子晨)

子晨其实怎么也没有想到,没有理由的想象会有机会满足:并不是说涵以平常不会饮酒,她其实是相当爱好并乐于尝试的,朗姆,气泡,百利甜——大多是度数低或者口味微甜的果酒及女士酒品。从这个角度来说,涵以是个极会享受生活乐趣并富于个人品味的姑娘。这就代表,她很少醉酒,子晨常常会看到她在房间里微醺的样子,眼神朦胧,看着自己的时候像是透过简单的外表再寻找什么更深的东西,也许,诗意的人,会将这种目光认作是对一个人灵魂的窥探。
而子晨的生活和人,可以说极其简单:大多数时候她不需要考虑生活的压力,未来的选择也只是兴趣使然。虽然相识不够长久,涵以偶尔的目光,让子晨在人生里第一次开始考虑伴侣这个词。是怎样的一个人,会成为自己独属的幸运,互相喜悦地陪伴着走向未来也许短暂也许漫长的半生呢?
好在,现在的子晨,还有时间考虑这个问题的答案。
子晨看见过涵以很多次出浴的场景,这一次相约出行只是很普通的一次。但看到沉在热汤池中,身体曲线模糊的涵以,还在如此近的距离里,却真的是子晨第一次。也因为如此,她不自觉的慢慢靠近涵以,长久的隔着水汽看了对面的人很久:闭着眼睛的漂亮姑娘,眼下仍然有不太明显的青黑,大约是常年熬夜留下的痕迹;眉眼色泽浅淡,睫毛实际是并不长的,规律扇形的分布却将整体陪衬的相当好看。皮肤被水汽蒸了一阵子,正如子晨曾经想过的,涵以醉酒时会出现的那种模样:若说像红梅,那么现在,也许正是她将开未开的时刻,可惜没有睁眼呢。
等子晨打算出浴的时候,中间叽叽喳喳与她说了好一阵子话的涵以却沉默了。喊了好几句都没有得到回应的子晨才意识到这个双颊异常红润的姑娘,可能被热汤蒸的睡着了。欸,该说不出所料么?
不知道有没有人遇见过相同的情况,也许浪漫的故事里会将这样的场景描写的非常出彩。但要子晨来如实说明的话,一个和自己体重相当的人要真的抱起来其实是很吃力的,一路将一个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姑娘抱回床上也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在尝试了两次都失败之后,子晨只是回到房间里带了冷毛巾敷在涵以额头和脸颊上。并且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情在靠着涵以极近的位置,等她醒过来。
后来的事情要怎么说呢,涵以确实醒过来了,看见凑得极近的子晨,错愕了仅仅一刻,居然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又笑言子晨没有做王子的天分,这么好的机会也没有护送睡美人回房。涵以少有和人这么玩笑的时候,换好衣服最终躺在酒店床上的时候,子晨还没有从涵以的举动中回过神来。直到第二日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子晨的脑海里极快地划过一个念头:不对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做王子了?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夸成睡美人的涵以有哪里不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