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6.2】

Chapter 6.2(并肩夜话—子晨)

子晨这日正在想家中的暖锅,南方的冬日不会如家乡一样寒冷,却也没有家乡的暖气。之所以这么频繁的提起暖气,实在是这个小城的冬天让子晨感觉到了“魔法攻击”,这个说法来自住在楼下的铁杆面食支持者周然,这位罕见的东北秀气小伙子对湿冷的南方意见很大,不止一次提起自己的被子仿佛每一日都是潮的。这个意见得到了子晨和林轩的赞同,事实上,子晨想也许涵以也这么认为,因为子晨看见过她皱着眉头拿小小的吹风机对付许久未干的枕套。
然后又说起暖锅,暖锅实在是冬天的好伙伴,也许有很多人也将它叫做火锅,鸳鸯锅——根据吃法和地区名称有所不同。子晨向涵以提起北方的冬天的时候,暖锅是被问的最多的,这个可爱的姑娘甚至执着于和她辩论火锅和暖锅到底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来。就吃的这个结果而言,子晨以为,这两者可以说毫无区别。
这天傍晚,子晨收到涵以提议吃小火锅的电话,并被要求多带一些食材回去。挂断回去的路上,又遇见出门在外吃的林轩和周然——可能这两位依然锲而不舍沉迷吃面,手里拿着东西的子晨也就没有上前去打招呼。
而涵以,最近,很奇怪,是应该说有开心的事情也不对。子晨无法理清楚这之间的关系,毕竟看到涵以,或者想到涵以,也会让自己很开心,这多少影响了子晨对涵以的判断。并不是说不喜欢这样的变化,仅仅是不太清楚为什么,就好像现在手里拿着食物的子晨,想到待会儿和涵以一起煮东西吃就很高兴一样。涵以是怎么想的呢,也会很高兴么,至少听电话里的声音是快乐的。
回到寝室,涵以已经把刚收到的小锅煮上了,清淡的调味是这个南方小城的习惯,温情而不燥热,就如这个坐在对面的人一样柔软而悄无声息的进入一个人的生活。吃到半饱的时候,边上煮的热茶也渐渐飘散出了香味,小小的房间里是茶与热汤交织的奇异的白雾,而涵以正是这整个画面的中心,絮絮的与子晨交谈家中的年节,聚会和自己的友人们。要让子晨形容的话,现在坐在对面的姑娘呀,正像是自己家中年关酒桌上已酒酣到耳热的表亲们,已经快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然而我们的身边没有酒呀,如果有的话又会是怎样?涵以也会醉酒么,子晨隔着热气看着对面稍有模糊的容颜,想象涵以有一日也因醉酒而模糊的样子,双唇是否会更加热烈一些?与平常会带淡妆的样子是否不同,鲜艳的水珠也挂不住的原本的红润颜色,应是非常美丽的。眼神呢,会像此刻这样亮亮的还是生病时候不经意水汽弥漫的、又或者有着染上酒色的微微红的瞳孔?
只想了这一刻,桌子上的物什已经被收拾完了,涵以正对着镜子梳她长长的头发。而子晨一个人坐在原位上稍稍发了一会儿呆:我又是为什么会想象这些画面呢?涵以,涵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