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6.1】

Chapter 6.1(围炉煮茗—涵以)

门外的新雪还未化尽的时候,涵以网购的小电锅终于到货了。这还是冬天刚来的时候,从子晨那里听来的事情,关于遥远的北方的,冬日的活动。同暖锅一起提及的还有北方冬日室内的温暖甚至于炎热——虽然这一点,涵以从子晨放在一边的往年几件日常衣物的单薄就想象到了。
听着很有趣的涵以限于寝室环境,也并没有买很夸张的大锅,只是如今市面上常见的插电沸腾的小锅。收件的那天正好是周末,拆快递的涵以迫不及待的给还没回来的子晨打电话,要求她多带一些蔬菜回来,又找出年前收起来的一小片茶饼,搬出小桌子打算两个人临窗围着锅子吃一顿自己做的小火锅。
自热茶壶是子晨的,掰碎了茶饼之后涵以随意往壶里加了几撮,希望不至于太浓。小桌子上东西零零碎碎,等着子晨回来的时间,涵以盯着茶壶上袅袅上升的白雾,渐渐的恍惚了:
子晨是个很好的人,回想起来刚认识的时候,她就会询问自己需不需要帮忙,有时候甚至会停下自己的事情过来帮涵以。又好像现在,涵以一个电话,央告子晨带东西回来。也不是说这些事情只有涵以一个人就无法完成,只是渐渐的,当有一个人会很习惯的给你帮助的时候,自己也会怠懒做那些原本琐碎而心烦的那些事情了。要涵以说,这世间大多数的情分,不就来源于此么,我们不再衡量出入,肆无忌惮的互相亏欠,然后呢?
然后涵以也不知道了,因为子晨回来了。
其实小小的电锅并不大,但伴随着渐渐沉没在天边的夕阳,与相识的友人一起边说话边煮食的时候,恬淡的时光好像也融化在这暖暖的白雾里了。涵以其实也吃过相似的暖锅,是家中的年节偶尔出现的鸳鸯锅,一大桌子亲人朋友坐在一起,喧闹的浓热酒气与相聚一刻的欢喜,陪衬着滚油热汤的锅底,在餐桌上空交织成假日欢悦的音符,是一种截然不同于此刻的气氛。
恰到好处的热茶此刻也正是品尝的时候,涵以放下刚刚吃完粉丝的汤碗,双手捧着厚玻璃的小茶碗等着。茶饼其实用的是旧年涵以家中放着的红茶,仿佛也不是哪类名贵品种,味道只有普通的清冽与一点陈年带来的香气。喝完一杯,玻璃茶杯底下往往还会残留碎屑,子晨拿着茶壶的手带着暖光下显出的红润,与在茶壶中浮沉的叶片一样的光泽,窗缝中偶尔漏进来的冷风更添了一把气氛,这样的场景在水汽氤氲下恍惚让涵以回忆起陈年旧日的背诵的唐诗。
实在是一个温暖的时刻了,撑着头看着子晨的涵以这样的想。也许是夜晚的月光太朦胧,涵以在这一刻很想看看,如果是更多水汽下的这个人,是什么模样呢,就如云雾中突然而至的一场幻梦,谁是襄王,谁又是巫山神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