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5.2】

Chapter 5.2(寒梅待放—子晨)

子晨正在思考一个脱离课程学术之外的问题,每年冬季都会跨洋洄游的鲑鱼,到底是怎么找到回去的路呢。而绕过很冷而且常年冰冻的北冰洋,顺着暖和的洋流不远万里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又会是怎样一场艰难的归家之路。
这样的想法常常会在子晨学习各种课程的时候出现,比起严肃的解释,脑海里的各种梦幻场景实在可以说立体生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和我们都不一样的许多生物,生活在这个地球上。也一样千里出游,为生计或繁衍,也一样万里归家,为怀念或眷恋。
南方的冬季虽然是第二次遇见了,还是与大雪纷飞的家乡不同。北国的风光,冬雪将眼光所见的水面全部冰封,所有的活动都难以在室外的冷风和足有人高的积雪中进行。而家里依然暖融融的,子晨最爱的就是深冬里在家中吃冰淇淋或者暖锅的活动,家人们往往囤积上吃很久的菜蔬,半个月一个月不再出门,猫着等待门外的积雪慢慢融化的那天。
而这里是完全不同的,湿润的南方,连积雪也要等待很久。子晨想到早晨涵以着迷的看着今年初雪的模样,如果有一天,她看见北方的大雪,是不是也这样喜欢呢。一天的课程结束之后,子晨带着涵以徒步走到错落种着梅树的湖边,这一片少有人在,刚刚经过一夜一天落雪的红梅上少少压了一层晶莹的白雪,是暗色虬结的枝干与星星点点的红色花苞之间再恰当不过的点缀。
南国的雪一点没有北方动不动要折断或遮盖一切的强势,这里的雪,就彷如这里的人一般,是温柔的。也只有这里才会有欣赏雪中红梅的机会,就像婉约清越的诗人,大多生活在湿润多情的江南。正拍着梅花的时候,跟在后面的涵以顽皮的玩起雪来,带着风声的小雪团砸向自己,手里还拿着一个雪球的人笑的很开心,双颊如雪中新绽的梅花一样晕红,实在好看极了。这样的气氛轻松愉快,子晨恍惚被感染似的收起相机,和涵以玩乐到天光渐暗,最后反而是难得的梅花景色并未留下多少照片。
要说冬季有什么让子晨心烦的话,大约是衣物洗了也长久不干。家里的冬季还有暖气片可以一用,这里却再没有办法了。好在早早就买了备用的衣服,阳台上如果有冻住的也只能等待它慢慢风干。
回到寝室舒服地洗完热水澡,刚走到屋外阳台的子晨一眼就看到了栏杆台阶上的小娃娃,大概是涵以无聊捏的吧,恍惚有两分像她白日里笑起来的模样。挂好衣服的子晨蹲下来看了一会儿,是个矮矮的圆脸笑娃娃,于是捉起边上的白雪也捏了一个放在边上,摸到口袋的时候有一节断下的围巾碎布,也随手系在圆头圆脑的扁嘴娃娃身上。是长长的快乐的季节呢,冬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