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4.1】

Chapter 4.1(辗转病中—涵以)

前阵子还嘲笑佳佳的涵以,终于在这个换季里难以避免的感冒了。看着外面的艳阳,穿了一日薄外套的涵以,回来就昏沉了一夜,辗转反侧到听不清子晨说了什么。第二天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可怜巴巴的,喉咙冒着无法熄灭的火,哪怕有子晨在旁边轻声的劝着喝水也抵挡不住内心的烦躁。

秋日正要过去,涵以是最喜欢雪的,这样在病弱中的身体,哪里还有兴致计划下个季节出游或看雪,不仅如此,趁着秋日未过,原来可以放风筝或者爬山也去不了。想一想就觉得每一日都是暗淡的,身体不舒服时候的烦躁,也显得日子从朝阳升到夕阳落的读秒都漫长了起来。

翻过天的这日,涵以总算舒服了一些,懒懒地靠在床边吸着鼻子翻翻书,床边的一堆零食一样也吃不下。子晨离开之前将水壶放到了涵以身边,但此刻已经没有水了,窗外的人流渐渐也随着夕阳的落下多了,声响慢慢传上五楼。已经是快下课的时候,涵以歪在枕头上想着晚上吃什么,嘴里一点味道也没有,更吃不下面食餐点。这种那种考虑很久,最后还是给子晨打了电话。

对面毫不意外涵以的来电,背景是喧闹的响动,声音比往常温柔而干净。子晨好脾气的在电话里各式各样的食物换着花样建议着,涵以听了很久也选不出来,只撒娇一样抱怨什么也吃不下。电话还没挂断,寝室门开锁的声音却传过来了,子晨放下手里的背包,边往里走边解下棕色的长围巾,转眼就到她面前。看着保持怠懒睡姿的涵以,子晨拉开窗帘转头问她:

 “好些了么?”

却只得到涵以一个缩在被子里的点头和含糊的应答,子晨不以为意的自然往下接“那我们出去吃吧!”难得没有等涵以回答就拿过椅子上的衣物放在她身边。

“可是吃什么啊?”涵以刚磨蹭着穿上线衫,站在衣柜前寻找围巾,终于想起主题似的冲着阳台上的子晨问。

后来还是吃了砂锅粥,走了不远的路,子晨一路上尽力给涵以挡着夜晚的凉风。山药排骨的小小一个锅,事后想来,涵以最多吃了一两碗,倒是子晨自己后来又加了点心。其实也吃不饱吧,大多还是抱着陪自己吃的想法。

说来奇怪,涵以向来不太能接受这样的好意,非亲非故的温柔,总让人有所顾虑,辗转之后也更容易感觉到一个人时的孤寂。感情常常是这样的,两个人之间,习惯的更改比热切的心绪影响更大,等心绪退去,习惯仍在,而我们又如何在这样满是另一个人的生活习惯里逃离,选不选择忘记,就好像是深秋的落叶,从不由自己决定。这样的孤寂同时也是很悲哀的,明明知道抓不住,却仍旧不能放开手的时候,又会有怎样的心情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