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鱼

幸无所爱,无畏山海

右手【1.1】

Chapter 1.1(秋日遐思—涵以)

窗外的枫叶长长久久的下落,蔓延成这个金色季节的点缀。阳台上的新洗的衣服随着风摇晃着,楼下传来熙熙攘攘的上课的人流的交谈喧闹声,这是一个普通的秋日,室友一早离开房间,已经忙去了。
太阳慢慢升起,一如往常还躺着的涵以,心情多少有些复杂:很难说是因为什么,也许是早上子晨离开的时候的沉默,也许是昨晚上奇异的梦境。
天刚亮的时候,子晨轻手轻脚的起床了,前一日她说过今天和部门中的同学有活动。而涵以,从来不会应下需要在周末早起的约会。难得早睡的这段日子,早晨忽明忽暗的光亮和子晨起床时轻微的响动很快就将涵以弄醒了,因为不知名的昨晚的梦境,不知是否清醒的涵以,仿佛撒娇似的自言自语说着要再睡一会儿。而忙着离开的子晨似乎没有听到又或者并不在意,没有任何回应的迅速离开了。
这也许就是让此刻的涵以气闷的原因,但是这样的气闷显得太没有道理:子晨只是……只是新学期以来搬过来的室友,甚至并非是涵以所在学院的。这倒不是最关键的事情,最关键的是,涵以昨晚上,梦见子晨了——这就很让人在意。
暑假的时候,涵以做过一个梦。场景里气氛柔软甜蜜,半梦半醒的睡着的自己,衣物只剩下简单的寝衣,有谁从背后和自己一起倒在床上,轻轻从背后揉着自己的腰线,环抱住自己的手臂、笼罩在身周的另一个人的体温和哄自己入睡的声音都恰到好处的让人爱困。要不是涵以实在万分确定不可能存在另一个人在午夜来到自己的房间,甚至陪伴自己以这么亲密的姿态入睡,这梦境几乎真实的就像记忆了。
而此刻还躺在床上的涵以甚至还回忆到了梦境的后半段,极其亲昵熟稔地向对方撒娇的声音,软到二十年来自己都没有听过。而梦里的人,正是涵以想象过的,最为符合期待的恋人一般,温柔一如往常的哄劝自己入睡。也许就是普通的一场幻想而已,这样的年纪里幻想自己的爱人大概是在合理不过的事情,涵以并不是迂腐到会介意自己梦境尺度的人,最多自己想起来的时候心跳的快一些。
不过基于梦境几乎是大尺度的亲密,涵以从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这个。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暑假记忆里面目模糊的人,在昨日的复刻里有了清晰的认知,而这个人不巧就是刚刚认识不到一个月的新室友——以上就是,涵以昨夜面对的情况:让人沮丧的是,这个室友今天一大清早还甚至没有关心撒娇想睡的涵以一两句,就去赴别人的约了……
抱枕无辜成为涵以发脾气的对象,锤了几下又感觉自己情绪莫名,难道是个人就要多那一句嘴关心么,懒懒地放下手,头埋在被子里不想思考。可是这件小事根本没有道理,想起来也还是生气,所以,不如趁着太阳还不大,再躺一会儿好了。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