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缘

╮( ̄▽ ̄)╭日常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我们的世界#没有来生

昏黄的烛火和华美的帷幔之间,语笑嫣然是你。我躲在重重叠叠的绅士淑女的舞步之后,在满溢葡萄酒香的角落里,看你。

日子像你第一次向我举杯时候一样漫长,你黑色的合身燕尾服缀着华丽的花边,嘴角的笑容像手上香槟杯里的气泡一样光彩夺目,映衬着纸醉金迷的夜晚。时间停滞,我一帧一帧的回放关于初见的记忆,直到你眉眼间的睫毛都清晰可见。你是否也会注意到我,夜色朦胧下的我,是否如你的焦糖色的眼眸一样吸引人。

原来午后的阳光可以如蜂蜜一般香甜,我看见你合着眼睑在树荫下小睡,衣饰随意又舒适,不知做了怎样快乐的梦境而恬淡轻松的笑着。我手中的画笔滴落了颜料,晕开在衣角成了一枚艳丽的花朵,也许比面前油布上栩栩如生的你更加甜美。

我喜欢你骑着马飞驰在林间的路上,清脆张扬的笑声比林中的燕雀更加悦耳,就这样吧,漫长的阳光和烛火之后,我们的一生。

也许多年之后再看见你,依然是眉眼带笑的油画,我坐在画板之后,画你,也画我自己。

我们从未老去,也永远不老去。

森林边的小奶酪 002

#一个不知道结局的童话#

       在森林里跑了一圈后回来的小狐狸终于等到了一块小小的奶酪,那种传统意义上的一大块奶酪中切下来的小小的一角。事实上,小狐狸倾向于把奶酪送给松鼠一家,不过这可以等明天收到奶酪再送,我们知道,狐狸毕竟更喜欢吃肉。

       这是个大家都知道的秘密,说秘密只是因为很多幼小的松鼠宝宝总是觉得一身火红色毛发的小狐狸是个很有趣的玩伴。毕竟比起总爱呆在同一处地方忙碌的家长们,总是穿梭在森林枝丫之间的小狐狸的生活显得有意思多了,更不用说会得到奶酪。
――――――――――――――――――――
    
       这个生活习惯完全不同的人类一家子非常有趣没错,但这并不会让小狐狸一整天都消磨在这里。通常情况下,小狐狸更乐意在森林里跟各种事物消磨一整天,只在刚好好经过森林边缘的时候偶尔往奶白色的小房子处望一眼,如果能看到人类的话,就多观察一会儿,不然就早些回到森林里面来。

       森林与小房子是完全不同的,小狐狸一直这么想。每到早晨,一家子会离开房子然后太阳快落山才回到房子里。而小狐狸一整天都不会离开森林,无论是玩耍也好,拜访朋友也好,也一直在这片广袤的森林里。小狐狸有时候想,有什么朋友需要走这么远拜访么?为什么不住在同一个房子呢,就像自己的朋友们和自己住在同一片森林里,一起度过晴霜雨雪,一起忍受炎炎夏日,一起躲藏飒飒冬雪。

        难道小房子更像自己住的那棵树?这也说不通呀,小狐狸可不会特意选择一棵树,每天都回到那棵树上睡觉。更多时候,夜晚才是小狐狸更精神的时候,实际上,我们要说,小狐狸其实不需要这样一棵晚上睡觉的树,这又是一个与人类完全不同的地方了。

        有的时候,小狐狸会觉得人类更像松鼠一家。倒不是说松鼠会喜欢那么认真的装饰自己的树洞,毕竟对于一个好的树洞来说,干燥通风是更重要的事情。可是人类一家子会储存很多食物在小房子里,无论任何日子。

         有时候他们的表情就像每个季节都在担忧自己的坚果是否充足的松鼠家长一样,忧心忡忡中带着满足。这种表情是小狐狸不能理解的,因为森林里永远不会缺乏小狐狸的食物,区别只在季节不同,食物种类不同而已。这个森林这么大,完全足够养活一只小小的狐狸。

         就像在森林里住久的松鼠总是能找到更好吃和更容易吃到的坚果一样,小狐狸一直很佩服他们。同样的人类一家人总是能够从他们奶白色的小房子里做出能散发奇异香味的东西,这也让小狐狸大感兴趣。好多次,小狐狸都想追上去看看那是怎么做的,但是人类一家就如刚刚搬来森林的松鼠一样,只看见小狐狸一点儿火红色的毛就会惊吓的逃跑。

       哦,松鼠逃跑当然是有原因的。以一般情况下来说,狐狸的食谱中包括鼠类,然而小狐狸显然是一只一般情况之外的狐狸,可是人类当然不在狐狸的食谱上,但是他们好像依然被吓到了。

         这并不让小狐狸伤脑筋,要知道让松鼠接受一只狐狸是很难的,既然松鼠们现在已经会带着小狐狸一起去森林深处寻找坚果,那么我们也许可以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一家人也不会拒绝小狐狸去看看散发着奇异的香味的食物了?

         那么,这就使得人类一家子在小狐狸眼里更加有趣了。或者,要这样说,小狐狸几乎要把他们当做森林里新搬来的普通动物家庭了,一个家庭新搬来的时候总是比较谨慎不是么,这可以理解。
       

森林边的小奶酪 001

#一个不知道结局的童话#

       这是小狐狸今天第三次挂在树枝上注意那一小块草坪了,通常情况下,那里会放着一块奶酪。
       噢,这当然不是说,我会喜欢奶酪,那是小老鼠才会喜欢的东西,狐狸又一次这么对自己说。可是为什么没有奶酪呢?这真是让人伤脑筋。
      ……多久以前开始的呢?在午后等待一块森林边的小奶酪……
――――――――――――――
       柔软的秋日,一个普通的扎着蓬松的辫子的小姑娘从自家的花园游玩到了森林边,意外地发现了一点明亮橘色尾巴尖从灌木中穿过,“哦,会是一只狐狸么”这个意外的发现让小姑娘很开心。
        这是小姑娘第一次注意到,也许自己的周围生活着一只狐狸,却不是狐狸第一次注意到小姑娘,这可能是人和兽类的区别。
        漫长的在森林里度过的日子并不是没有乐趣,只是观察人类显然是更有趣的事情。
        有时候是隔着晨间朦胧的雾气,远远地观望可爱的小屋子里升起炊烟,那是小狐狸不太懂的只属于人间的烟火。有时候是趴在高而隐蔽的枝丫上观察一家人午后的野餐,澄红的茶汤热气升腾,盛在白色的小杯子里,总是让小狐狸想起自己同样颜色的尾巴。哦,或许还有小姑娘同样颜色的头发,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团火,当然并不是那种能够烧毁森林的大火,而是偶尔路过森林的旅行者点起来的那种,朦胧的温暖的火苗,在深绿的夜晚烧灼起奇异的香味。
        并不是说每一个森林里的小伙伴都喜欢观察人类,这大概只是小狐狸一个人的兴趣。住在树干里的松鼠一直就不理解小狐狸的爱好。哦,如果你那么空闲,我们为什么不多储存一些松果呢,我敢说冬天一定会有用的。说这话的时候,松鼠正抱着一颗异乎寻常的大的榛子,试图把它塞进他已经很满的树洞里。小狐狸高兴地给他帮了个忙,然后在松鼠打算继续劝说之前快速的跳着离开了散发着成熟坚果香味的大树干。
        噢,我当然不是要和人类做朋友,我只是观察他们,小狐狸有些不大高兴的想着。难道这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么,松鼠会把壳撬开吃坚果,我偶尔也会这么吃,但是人类显然有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或者磨成粉,或者加到散发着热气腾腾香味的点心里。不是说我可能会更喜欢点心里的榛子,但是观察他们这么做实在是太有趣了,比森林里每到夏天都沉到水里避暑的大象阿姨和每到冬天都一直在睡的蛇先生有趣多了。

是谁这么说呢,好奇心的开始,大概就是改变的开始。